冰呱呱呱

缘起性空,自在枯荣

你就是名利场中心最耀眼的瑞贝卡
all eyes on you
tout amour pour toi
(づ ̄3 ̄)づ
(我真的好喜欢这张图

好久之前搞的一个撒德巴何猜想的段子

何猜想和撒德巴在学校外的一个咖啡馆坐了下来。这里人很多,他们选了个靠近角落不怎么显眼的地方坐下。旁边有文艺气息浓厚的书架,但咖啡馆里的灯光昏昏暗暗的,不太适合读书。
撒德巴倒没像短信里写的那样过来就是为了亲他。反而表现得一本正经,拿出了一大堆算纸,要他和自己一起做一个作业。
何猜想觉得心里好像有些失落,但拿到自己那部分就开始专心沉浸在属于他的数学世界里,直到撒德巴突然凑过来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何猜想对他突然的动作惊讶的浑身一震,抬起头,眼睛睁的大大的,有些茫然的看着他。
撒德巴说,“我觉得你真好看,以前没注意到。”
何猜想听他这么说,心领神会地突然就笑起...

撒顾问和何副驾part的连续剧


比较长的一part,可能比较无聊

-tbc

啊啊啊!我才反应过来他俩今天都在上海!!!!(9.6

合格的cp脑滤镜同城即约会(x

四次浮士德没有说爱你,一次他说了(05)

* 拖了这么久终于搞完了,诗是泰戈尔的《我需要你,只需要你》和兰波的《地狱一夜》
* 想写恶魔骂天使杂种这种特别荒诞的情节

cinq

他站立在空旷的建筑物中间,纯白的大理石地面倒映出穿着宝石蓝丝绒袍子的影子。
浮士德抬头望去,建筑物的穹顶极高,神子的像被描绘在那里,垂敛的双眸俯瞰众人。
面前是无数座饰满彩绘玻璃的窗,幽幽的光透过通透的玻璃,在地面投下被分割的细碎的光斑。迈步,麋皮的鞋子踩过地板,发出一点点扭捏的声响。
他靠近了某一扇窗户,听到里面有女人在分娩剧痛中的尖叫声,“亨利——!”心里知道那是在叫他,“我的朋友——!”
于是他迈步走进光芒里。

年轻的女人已经停止了叫声,新生的孩童在...

【撒微笑X何美男】岁月无情(19)

*时间线大概是周五见到岁月无情这一段
*我流微笑美男的故事,有狗血三角
*全文戳tag 岁月无情part

19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太阳将落未落,但城市中却看不到夜。
撒微笑在剧院门口找了个不太显眼的位置,靠在一旁的栏杆上,慢悠悠地等着人。大傍晚的他带着个墨镜,有些路过的人好奇的转头打量他几眼,然后匆匆走自己的路。只有两个女生,隔着不远的距离,看着他在互相耳语些什么。撒微笑注意到了,但他早早就学会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和看法。
何美女来的迟了些,手忙脚乱地跑过来,从包里将票掏出来,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来晚了。”
撒微笑对她笑笑,说,“没事,”然后便和她一起排队等着入场。
排了没多久,之前那两个...

小萨找你小撒哥哥去(*・_・)ノ⌒*

四次浮士德没有说爱你,一次他说了(04)

*一章一个风格,不想拯救了

quatre

海边的城堡。
年轻的海盗踩着大理石雕琢成的台阶,领路者的双腿纤细又有力,发白的长发随着灵活的脚步摇摇晃晃。海盗不是不曾见过美艳的妇人,却觉得这同伙的每一步恰好踩在自己心头上,哐哒哐哒的随着心脏一起跳动。
左转走进一条幽深的长廊,两旁有希腊人纯白的塑像,眼神空洞地看向他们。
“再往前,只需再往前,”梅菲斯托停下脚步,尖利的声音就环绕在耳旁,“便是城堡主人为你等备下飨宴,你可听到那羽毛艳丽的鸟儿在叽叽喳喳?”
海盗一把抓住他修长的手指,把同伙拉到自己身旁,面容狰狞欲望炽烈地看向他,“那你呢?”
梅菲斯特嘴角弯起美妙的弧度,只可惜那足以颠倒黑白的薄唇还...

呱呱呱的双北48补全计划

(其实就是个写过的文的目录+链接,方便查找,会定时更新

— 这里是撒微笑和何美男的十年爱恨,藕断丝连:

短篇:
   原综艺设定下的419故事
 小秘密  一时兴起的翻车脑洞
 论坛体 没有姐姐二设下的故事 1  2  3  4  5  6  

长篇:岁月无情(美男美女微笑的狗血三角,未完在写)

1  2  3  4 ...

好几年前写的浮梅

点我看浮士德和魔鬼在教堂打架

然而我在罗马参观了无数教堂之后发现这个文有个致命的bug,告解的时候被关在小黑屋的是神父,忏悔者是跪在外面的,连个帘儿也没有遮的(x

我们当中没有谁愿意降生到人世间。我们讨厌生存的残酷、无法实现的渴望、被奉为圭臬的人间不公、歧路交错的爱、父母的无知、走向死亡的事实,以及生者面对宇宙间质朴的美好事物时表现出的惊人的麻木。我们畏惧人类的冷硬心肠—他们个个生来就是瞎子,即使有眼睛也很少能学会洞察事物。


本•奥克瑞 《饥饿之路》

拿明学搞浮梅沙雕段子

!全世界最神烦的浮士德注意!

浮: 我觉得请古希腊第一美人海伦来这个点子很好
梅: 我觉得不行,你要考虑到我这个基督教世界的魔鬼到古典世界找人的难度
浮: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觉得这不是个问题
梅: 可是……
浮: 都听我的,我不管你怎么想,一个人说了算,你不是人,都听我的
梅: 真的不行
浮: 要不我觉得你别干了吧(撕契约
梅: ……

跟帕里斯争海伦:
浮: 我要把她夺过来
梅: 你这么冲过去基本上就死了
浮: 什么事都有万一,你不能说基本上,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听我的
梅: 这个问题很严重
浮: 我觉得这不是个问题,不要闹了,你听我的,都听我的
梅: (撒手...

如意

*炅皇帝视角,有太子谋士part

///落雨声滴答滴滴,回荡着轻声细语///

*

时序接近傍晚,天际云层如墨笔随意点就,阴翳却错落有序着,过了一会儿,细小的雨点打下来,落在庭院里丛生地杂草间,发出一点细碎的“沙沙”声。大门早已没了踪影,原本府门上那块耀眼的鎏金牌匾只剩下一小半,剥去光华锦绣,孤零零的在长草的台阶上腐朽着。

皇帝抬脚,龙纹云锦的鞋面踩上熟悉的台阶,后方随侍的人小心翼翼的撑着四十八竹骨的油纸伞,雨滴滑过伞面沿边缘落下,融入雨幕之中。

他盯着这雨看了许久,却也不动作,若有所思的在已空荡荡的旧门前,轻抿着淡薄无血色的唇,严肃正经着,像是在觉悟着什么人世的哲理。过了一会儿,才回...

【论坛体】岁月无情番外part

*正文戳tag岁月无情part
*这个番外的背景大概是正文之后很久(203x年),有一些关于正文的剧透

八卦集散地》休闲娱乐
【夜半惊醒】理性讨论撒微笑何美男现实里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啊?是营业需求还是确实在营业中产生了真情?

55楼
日哦,一开屏又给我炸雷
nznd早就解散了!!拜托撒微笑的粉丝抱着你家已婚的失踪人口滚远点好吗?再倒贴何美男别怪我们不客气!
还有那些cp狗,爱把渣男配给谁就配给谁不要倒贴何美男,蟹蟹
谁倒贴谁全家sl

56楼
。。。。。。。

57楼
何美男的粉丝今天是吃了炸药吗?

58楼
小姑娘我和你说吼,好好说话不要骂人哦,否则让你...

理智与情感与信息素(02)

*warning : abo背景,a变o,兄弟变情人
*6000+了,他俩终于摸到了车门,但是我踩了一脚刹车(x

02

处于混沌中的何猜想此时自然是不会乖乖地让撒德巴搬回客厅的,他像扒住浮木的溺水者,整个人紧紧地攀着撒德巴,还时不时地用脸颊在撒德巴颈侧蹭来蹭去,努力汲取着他当下十分渴望的信息素味道。
“刚才还说不想要我,现在就扑过来,”撒德巴有些无奈的说,他自然知道何猜想此刻已经是不清醒的状态,手掌安抚似的揉过何猜想有些蓬乱的头发,轻声说,“乖,先把手放开,我把你放下来。”
“我不,”何猜想的声音闷闷的,他埋头在撒德巴颈侧,伸出舌尖轻轻蹭过耳后,是他想要的味道,于是手下将撒德巴抱得更紧了些...

理智与情感与信息素(01)

*撒德巴何猜想,但是没有谋杀案那些乱七八糟的操作,只是个兄弟变情人的故事
*warning: abo设定,a变o,先上车后买票
*本章假车,2700+了然而我屁话太多,才摸到车门,所以下节再开

01

何猜想有些心烦的顺了顺有些蓬乱的头发,虽然早些时候已经说服贾医生暂停目前的引导治疗,并注射了适量的抑制剂,但是自己还是能明显感受到处于转换期间信息素的不稳定与随之而来身体的异常情状。想来性别转化发生的病例极少,而且多数表现为β性别转变于ω性别,但并不意味着α/ω性别的转化发生的几率为0,再加上何猜想自幼又是被视作天才一类的特殊人群。这样的特殊加特殊的概率叠加简直让他这等本不信命运的理性人士也产...

【论坛体】岁月无情番外part

*正文戳tag 岁月无情part
*这个论坛体的背景大概是正文结束之后(203x年),会有一点正文内的剧透

八卦集散地》休闲娱乐

【夜半惊醒】理性讨论撒微笑何美男现实里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啊?是营业需求还是确实在营业中产生了真情?

楼主
RT,半夜睡不着,这个问题折磨了我很久了

1楼
???我是在做梦吗,梦回2020年???
楼主清醒一点,现在已经21世纪30年代中期了
撒微笑退圈10年了

2楼
哇,现在还有人记得撒微笑这个名字我有点感动诶

3楼
考、考……古?

4楼
在论坛首页看到这个帖子之后,我下意识地退出去看了眼时间

5楼
唯美党垂死病中惊...

一边倒时差一边也不知道晕晕乎乎的考了些什么古
可爱就对了

想问这张图片的出处
我可以,不能更可以了✧*。٩(ˊωˋ*)و✧*。

突然发现自己已经400fo了
有木有想点梗的,簧不簧都行
(我猜并木有人搭理我x

一个撒顾问和何副驾的连续剧


TBC

最后试一次

考古(๑´ㅂ`๑)
小学数学老师,是里,何猜想

这个唇色真的好看(ˉ﹃ˉ)

【撒微笑X何美男】岁月无情(18)

*周五见—岁月无情这一段的故事
*我流微笑美男,我流NZND的故事,狗血三角恋
*前文戳tag 岁月无情part
*本章魔改剧情:原周五见剧情里甄花旦是用何美女来威胁何美男的,这里改成了她发现了撒何的JQ,用这个来威胁何美男

18

何美男晚上做了个梦。
人说其实一生里唯有生死是大事,随其他诸事而生的矫情心绪最终都是要败给时间的。
何美男活到现在,大约只经历过一次可称得上生死的大事——19岁那年的车祸。
那场意外对他而言并不轻松,他花了不少的时间去修复创伤,包括身体上的和心灵上的。
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想起这件事了。然而过了这么多年,他却又一次梦到自己躺在马路上,红色的血从身下延展开。他眼前看...

【明侦】三幕悲剧(三)

*明侦游戏模式类的解谜故事
*全员恶人

03 城堡塔楼的王子

那个从房间里跑出来的人影很快消失在了长廊的尽头。
鬼少女站在新打开的房间门口,这是一间非常精致的房间,面积有隔壁书房的两倍大,墙上挂着满满半个墙壁的画,有些色彩明快笔触粗旷,是十几年前开始流行的新风格,有些则是遵循着经典风格,写实厚重。

《花》              《落日》

《乡村》          ...

【明侦】三幕悲剧(二)

*明侦游戏模式类的解谜故事
 *这段是双北的JQ

02 从前有个小城堡

书房里很安静,能听到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的声响。鬼少女在墙边等了一会儿,隔壁没再有声音传来。
 “你在干什么?”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鬼少女被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到白骑士蹲在她后面,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她站起身来,假装无事发生,拍拍裙摆,“没什么,我有东西掉了。”
 “那……”白骑士也跟着她站起来,觉得有些无趣,“我去看书了。在医生回来前,还有一点时间。”
 他走到一旁的书架,拿了一本看起来很老旧的书,封皮上是繁复的花体烫金字。然后找到屋里角落的椅子,坐了上去,开始专心的看书...

文手最快乐的时候其实是在头脑风暴的时候
等真的把脑洞写完了,莫名有一种进入贤者时间的懈怠与疲倦感(x

【明侦】三幕悲剧 (一)

warning: 是一个类似于明侦模式的故事,情节里主cp是双北和白鬼,但有一点点撒何鸥的桥段

文案:
 昏暗的老旧房子里,迷途的少女意外踏进旧日的回忆。
 泛黄的报纸,模糊的墨迹,是被尘封的故事。
 摇晃的蜡烛,白衣的骑士,书房里滴答作响的老旧钟表,一切似乎都是似曾相识。
 枯萎的玫瑰,高塔的王子,寻找幸福的孩子——三个故事,掩藏了多少被人遗忘的秘密?
 主要角色:
 温柔美貌伤心人——鸥护士
 孤僻忧伤白富美——鬼少女
 空宅高大守护者——白骑士
 贵族多金小王子——何少爷
 博爱智慧外来者——撒博...

打个预告(?

想写一个明侦游戏模式类的解谜故事,不是推理找凶手,只是解谜而已(因为逻辑不够严密,而且死人不只一个x
主角当然是由我喜欢的明侦主角团来担任
剧情人物关系和明侦一样乱(x
cp主要是双北,会有一点点撒何鸥的三角,还有白鬼

预告如下:

昏暗的老旧房子里,迷途的少女意外踏进旧日的回忆。
泛黄的报纸,模糊的墨迹,是被尘封的故事。
摇晃的蜡烛,白衣的骑士,书房里滴答作响的老旧钟表,一切似乎都是似曾相识。
枯萎的玫瑰,高塔的王子,寻找幸福的孩子——三个故事,掩藏了多少为人遗忘的秘密?

主要角色:

温柔美貌伤心人——鸥护士
孤僻忧伤白富美——鬼少女
空宅高大守护者——白骑士
贵族多金...

1 2 3 4 5 ————
©冰呱呱呱 | Powered by LOFTER